吾与谁

我在家门口发现一株花。
我生病需要喝鲜鸡汤,每次都在一个地方放血,花就开在那里,开的很美很旺。
后来我娶了妻子,妻子爱花如命,格外喜欢这株花。我常常打趣她,喜欢花都超过了我。
“是呢。”她点点头,很认真的回答。
后来,听人说自家门前杀鸡不好,我便从此作罢。
而有一天,花不见了。
妻子疯了一般的在寻找,我抱着她,低声安慰。
后来,一场暴雨后,花园里竟然又长满了这种花。妻子很开心。她坐在地里,哼着歌,轻轻拔起一株花,吻了吻根上的泥土。
“多亏了你,多美的花。”